全国政协委员、原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降低保险公司税收负担 打破医疗“信息孤岛”
2019年08月03日 02:13:32 作者 阳光博爱

  “要把公共医疗数据打通,必须由政府推动,否则信息共享问题将成为影响商业医疗保险的最大不利因素。”

  又到全国两会时,全国政协委员、原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带着自己的提案再次出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周延礼将向本次大会提交“提高寿险公司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比例”、“加大对扶贫领域小额意外险的财税支持力度”、“建立医疗数据共享和更新机制”等相关的多份提案。

  提高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税前扣除比例

  “提高寿险公司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比例”,是周延礼颇为关心的话题。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企业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税前扣除政策的通知》(财税[2009]29号的规定),寿险公司发生与生产经营有关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按当年全部保费收入扣除退保金后余额的10%计算限额,允许在企业所得税前扣除,超过部分不得扣除。

  周延礼认为:“寿险公司退保金存在滞后性,与财产险公司不同,退保金基本源自以前年度承保收入,且手续费已在以前年度调整。寿险公司退保金需要单独核算,不能冲减当期保费收入,在计算扣除限额时将退保费直接从保费收入中剔除,无法真实反映公司当期净保费收入,也无法真实反映公司当期的合理经营成本,不符合收入费用配比原则,因此退保金从保费收入中扣除不合理。”

  事实上,全部保费收入的范围亦不明确。周延礼解释称,根据财税[2009]29号的规定,寿险公司发生与生产经营有关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按当年全部保费收入扣除退保金后余额的10%计算限额。在计算手续费和佣金扣除限额时,对保费收入的范围未做明确规定。

  进一步看,根据保险企业会计准则2号解释,寿险公司的万能险、投连险等原计入保费收入的部分被认定为保户储金及投资款,不能按照之前的保费收入进行核算,规定使得寿险公司保费收入确认较之前有一定比例缩减。

  而与万能险、投连险等相关的手续费佣金支出核算为其他业务成本,这一成本是否可以与保费收入相关的手续费佣金支出合并扣除文件中没有明确规定。由于万能险、投连险核算为负债科目,但其产生的例如保单初始费用收入、保单管理收入、保户储金管理收入等其他业务收入,是否可以认定为寿险公司保费收入一部分计算扣除限额,文件中也没有明确规定。

  与此同时,“退保金会随着寿险公司发展呈现逐年递增的态势,这意味着不论未来是否发生退保,发生的手续费佣金支出已成为沉没成本,手续费佣金支出已真实发生,且与企业经营活动相关,从会计的客观性原则考虑,退保费不应从保费收入中剔除来计算扣除限额,建议按照当年保费收入(不扣除退保金)的10%计算扣除限额。”周延礼续称。

  此外,在扣除比例上,周延礼表示,10%的扣除比例偏低。“随着寿险行业竞争的日益加剧,展业成本的不断增加,手续费佣金支出在保险公司经营成本中占比越来越大。以保费收入扣除退保费后的净保费收入口径计算,当年手续费佣金支出的占比远高于10%,仍然以10%的比例计算扣除限额不合理,将会导致寿险公司的税收负担增加,建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提高寿险行业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的税前扣除比例。”

  扶贫小额意外险纳入免增值税

  周延礼亦关注对扶贫小额意外险保费收入减免增值税。扶贫小额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是面向农村贫困群众的一种保险产品

  周延礼指出,防范意外风险是城乡社会保障制度的一个短板,因意外风险致贫返贫导致的社会问题较为突出。开展扶贫小额意外险工作,既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贫困户因意外伤亡产生的经济负担,防止贫困程度加深,也是创新扶贫资金管理使用机制、推进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重要措施,尤其针对农村小额扶贫贷款借款人推出的意外伤害保险,还能有效化解放贷金融机构的呆坏账风险,符合精准扶贫的总体要求。

  当前,各地多采取“政府+保险+贫困人员”的模式,通过财政资金对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给予保费补贴,从需求端推动扶贫小额意外险投保工作的开展。“但在农村地区开展扶贫险业务投入大、风险高、利润薄,保险公司积极性较低,保险供给相对不足,扶贫小额意外险覆盖率仍不高。”周延礼强调。

  他指出,金融扶贫要基于商业可持续性的原则。为激发保险公司对扶贫工作的积极性,除监管支持政策之外,还需加大财税政策支持力度,通过增值税减免,合理降低贫困地区商业保险机构的经营成本,强化对保险扶贫的正向激励。

秒速时时彩官网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平台 加拿大28 pk10代理网址 安徽快3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快乐飞艇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